太空站神秘謀殺案 – 李逆熵

全靠一個噴嚏,太空裡的第一樁謀殺案才得以被偵破。

當然,在噴嚏之外,還需要有一個好像彭施狄這樣精明的頭腦──雖然這個頭腦差點兒被這個舉足輕重的噴嚏廢了。

也許我們應該從頭說起。二零五四年四月一號,地球以外的第一樁謀殺案發生了。受害人的致死原因,是頭盔的前方被重物擊破,導致空氣外洩和氣壓下降。

問題是,馬哈蒂被殺時,唯一在太空站外的人員是他的拍檔羅斯索。而按照羅斯索的肩膊錄像機顯示,他那時離開馬哈蒂超過十米,而且正在背向著他工作,因此不可能施以毒手。

而不巧的是,馬哈蒂當時並沒有開啟他的肩膊錄像機,所以人們無法得悉發生了甚麼事情。

由於太空站保安處對整件案件一籌莫展,所以國際刑警很快便派來了頂頂大名的大偵探──彭施狄。

然而,經過了個多星期的深入調查,以心廣體胖見稱的大偵探也開始眉頭深鎖了。

關鍵的一天是四月十九日。吃過早餐後,彭施狄與他的助手克里特,以及太空站的保安主任金正沃換上了太空衣,一起再往案發現場考察。

弋達站是一個環形的太空站。從遠處看頗像古時的馬車車輪。輪的中心是一個巨大的球狀結構,由此伸出六條管道與外圍的環狀結構連接。由於自轉產生了模擬重力,環內的人都會把環的外牆內側當作地板,而以中心的球狀結構的方向作為「上方」。也就是說,處於太空站兩端的人,他們的頭頂是遙遙地相對的。這和處於地球兩端的人,腳底隔著地心遙遙相對的情況既相反又相似。

案發的地方,是環狀結構的內牆外側。相對於環內的人來說,也就是「天花」的頂部。「我已看過站內一百五十人的資料,亦跟其中的過半數詳談。我的直覺告訴我,死者的拍檔羅斯索始終嫌疑最大。」彭施狄站在案發現場,透過對講機跟金正沃說。

「我也有同感。」金正沃回答道:「但當時兩人是背對著的,而且相距亦超過十米。如果案發不是在太空,我們還可想像羅斯索用回力棒之類的東西來襲擊死者。但太空中沒有空氣,回力棒當然起不了作用。可是另一方面,除了死者和羅斯索外,當時站內的所有人員都沒有外出。這可真教人摸不著頭腦。」

「我查過了紀錄,站內的其他人的確都有不在場證據。但他們兩人也不是完全孤獨的。就在太空站另一端的外牆內側。」彭施狄抬起頭並指著頭頂的球狀結構:「剛巧有一個機械人在進行定期維修的工作。當然,即使以直線計,兩者相距也達一公里之遙,而且按照機械人學第一定律,機械人也不可能加害人類……。」

「小心!」在旁的克里特忽然大叫,並一把將彭施狄拉過一旁。就在這時,一個維修人員用的分子焊接器,在彭施狄原來站著的地方一邊滾動一邊高速掠過。

驚魂甫定之後,透過無線電的查詢,才知道這是一趟罕有的意外。原來離兩人交談之處約七十米的地方,兩名技術人員正在進行擴建工作。其中一名卻突然打了一個特大的噴嚏,手上的分子焊接器不由自主地猛然敲擊在一條鋼柱之上。由於撞擊的力度太猛,焊接器反彈後甩手而出。而在既無重力又無空氣的太空中,它速度絲毫不減地朝著彭、金兩人所處的地方飛去。若不是克里特機警,彭施狄很可能已被擊中而受到重創。

「我想到了!」三人返回站內換上一般衣服後,一直默然不語的彭施狄突然興奮地說。「讓我們立即翻查那個機械人的內置紀錄。」

翻查之下,發現機械人在案發時的內置工作紀錄曾被人巧妙地刪改。但在專家的協助下,終於在機械人的後備記憶中,找到了機械人在案發一刻之前的兩分零三秒,曾把一件重物高速地向上拋擲的紀錄。

進一步的調查顯示,唯一可以修改機械人指令的人是羅斯索。深入調查和盤問的結果更顯示,原來羅斯索是地球上的電腦積犯,這次喬裝來到太空站工作,卻無意間被馬啥蒂發現了秘密並進行勒索,迫於無奈的他惟有殺人滅口。

「太空站處於失重狀態,因此兇器能在沒有重力和空氣阻力的影響下,連續飛行了兩分零三秒,最後準確地擊殺馬哈蒂。這個道理我可以理解。」克里特事後對彭施狄說:「但我想不通的是,機械人與馬哈蒂中間隔著了太空站的球狀中心,兇器如何能夠繞過中心而擊中馬哈蒂呢? 」

「呀!」彭施狄微笑地答道:「克里特,我親愛的好助手。你的偵探頭腦一向不錯,但科學頭腦似乎差了一點點。也難怪你的,在太空中破案,也還是歷史上的第一遭呢!」

克里特有點不服氣地說:「是嗎?但我記得牛頓力學的第一定律指出,一個物體在沒有任何外力影響之下,一是靜止不動,一是以一個恆定的速度進行直線運動。在太空中,既無磨擦力和空氣阻力,也無重力作用的影響,所以物體一被推動,便會以一個不變的速度向前運動,直至撞到外物為止。我的基礎物理學常識可沒錯吧?」

「對!對!對!一點兒也沒錯!」彭施狄仍是保持著笑容說:「但關鍵便在於,你方才所說的『在沒有任何外力影響之下』這一點之上。兇器被機械人擲出後,當然沒有一刻不受地球的重力場所影響。但由於它與整個太空站及週遭的事物一起進行自由落體的運動,因此彼此都處於失重狀態。所以相對於太空站來說,兇器的運動確實可以視作沒有受重力場的影響。」

「那末還有什麼外力在整古作怪呢?」克里特大惑不解地問。

「你曾經嘗試在遊樂場的旋轉木馬平台上走動嗎?我不是隨便問的,因為我自己便真的試過。那是一趟很有趣的經歷呢……」彭斯狄瞇起了眼睛說道,像在緬懷著童年的回憶。「不錯,」他回到現實世界中繼續道:「牛頓第一定律會令物體在太空中以直線運動,但在一個旋轉的體系中,這條直線會變成了曲線!」

「啊!你是說……」克里特恍然大悟地說。

「正是!我們不要忘記,整個太空站固然在環繞著地球運動,但另一方面,它本身也不停地進行著旋轉運動,以給站內的人提供模擬重力。也就是說,整個太空站是一個旋轉的參考座標系。在座標系之內,會存在一種令運動方向偏折的『虛擬力』(pseudo-force)。由於最先研究這種力的物理學家名叫科里奧利,所以這種力又叫『科里奧利力』(Coriolis force),而這種運動偏折的現象則稱為『科里奧利效應』。」

「啊!我記得了!在唸中學的地理課時,老師好像提過這種效應,以解釋北半球的颱風為什麼總是逆時針旋轉,而南半球的颱風則總是順時針旋轉。」

「哈!哈!你的地理學總算沒有完全還給老師!」彭施狄開懷地說。「而我們的電腦犯罪天才也沒有!按照機械人的內置紀錄,兇器並非瞄準一公里外的馬哈蒂擲出。但奇妙的是,在科氏效應的作用下,它卻能剛好繞過太空站的中心球體,並最後準確無誤地擊中馬哈蒂。羅斯索也真聰明,他可能是歷史上第一個利用科里奧利效應殺人的兇手呢!」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