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煞之謎 – 李逆熵

成功了!終於成功了!

敵方的一架戰機終於被我們的分離戰術孤立起來!咔篷!一團刺目的火光在右舷的不遠處散開。慘!小澤的戰機被擊中了。永別了,親愛的戰友。

咳!雖然我們戰術成功,但我們絕不能鬆懈呢!對方的主力部隊仍在作垂死的掙扎,企圖拯救被孤立的戰機。我咬緊牙根,把飛行速度提算至音速的三倍半,從而與石龍與卡拉夫他們配合,進一步把包圍圈收窄。我們這次行動已經付出十分沉重的代價。絕對不能功虧一簣……

終於,在我們三部戰機的炮火驅策下,被孤立的戰機進一步與它的主部隊遠離。

「往山區去!」通訊器傳來了石龍隊長的聲音。「收到!」卡拉夫和我隨即嚮應。三部地球戰機於是隨著一部天魔人的戰機,以追風逐日的速度逕向阿爾泰山脈的群峰飛去。

我們終於可以弄清楚這些天魔人在搞什麼鬼了!我心裡想。

這場人、魔大戰也實在打得太久啦。對我來說,我的一生都活在這場無休止的戰爭中。戰爭前的世界究竟是什麼樣子,我只能從歷史的記載中領略一二。

根據歷史的記載,天魔人的飛碟在七十二年前首次進入太陽系。第一次跟宇宙間的另一個高等智慧族類接觸,全世界的人自然都又驚又喜,但在頭三年,這些天外來客的表現可說令人們喜多於驚。因為他們的科技雖然遠較人類的高超,卻對人類十分友善,那時人類還是稱他們為「天侖人」,因為他們來自鯨魚座的天侖五(Tau Ceti)星。一些人更半戲謔地說,這些天侖人遠道而來,為的是與人類共享「宇宙天倫」!

可是三年後,怪事發生了。所有天侖人──包括地球上、月球上、火星基地和小行星基地上的──都突然撤回到他們在太空的巨型飛碟中去。而在十多天的死寂之後,他們突然向人類發動攻擊。天侖人變成了天魔人。「人、魔大戰」開始了。

四部戰機已經接近我們在阿爾泰山脈中的秘密基地,我已經把天魔敵機置於我的瞄準器之中。想起天魔人對人類的殘殺,特別是想起剛才小澤的壯烈犧牲,我多次想按下死光炮的按鈕。可是我不能!自戰爭開始以來,天魔人一直拒絕與我們溝通,而我們從來也沒有活捉過一個天魔人,所以我們根本無法了解,天魔人為什麼要攻擊人類。而這次行動,正是為了能夠生擒一個天魔人,並藉此解開這個「天煞之謎」。

基地派出的五架戰機已在前方出現。天魔敵機雖然嘗試作出最後掙扎以衝出重圍。但在我們八架精銳戰機的逼使下,它終於乖乖就範,降落在秘密基地的跑道上。我們則繼續在空中盤旋,直至看見天魔機師被重重守衛押出機艙,才逐一降落地上。

甫一著陸,我、石龍和卡拉夫都匆匆地趕到基地的地下總部。抵達審訊室時,看見天魔人已被牢牢地鎖在一張重型的審訊椅上。

知道我們進來,基地主管菊鏗將軍轉過頭來對我們說:「他什麼也不肯說。」

「怎到他不說!讓我來!」滿面怒容的卡拉夫捲起了衣袖,磨拳擦掌地趨前。

「不要衝動!卡拉夫!」我喝道。

「對!你們毋須衝動,因為我還有一道殺手鐧。」菊鏗道。

「殺手鐧?什麼殺手鐧?」站在一旁的石龍好奇地問。

「你們可能有所不知,」菊鏗瞼上露出了一個神秘的笑容:「在人類與天魔人──當時還稱為天侖人──相處的頭三年中,我們無意間發現,他們原來對地球上的一種生物有莫名的恐懼……」

就是這樣,在菊鏗將軍刻意設計的「蜘蛛逼供法」之下,天魔機師(在多番嘔吐和各種噁心的生理劇變之後)終於道出了侵略地球的動機。我雖然不懂天魔語,卻可透過自動翻譯器聽箇明白。

原來在他們的天侖星系中,一場「民黨」與「帝黨」的戰爭已持續了超過二百年。近百年來,帝黨的戰場上節節失利,為了提高它們的軍事力量,帝黨的軍方遂物識在一處隱蔽的地方,建立一所精英的軍事訓練學院。

終於,他們選中了地球!因為這兒有著「宇宙間最兇猛和最好勇鬥狠的半智慧族類」,正好為他們提供最嚴格的軍事訓練!

而「天侖星大戰」一日未完,這所軍事訓練學院還會繼續辦下去!

天!一陣無名的憤怒與恐懼湧上我的心頭!這樣聽來,這場毫無意義的「人魔之戰」豈不仍會沒完沒了的打下去……?!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